异国他乡生活多年 荷兰姑娘与亲生父母团聚

www.d8898.com

2018-11-06

雅德(中)和父母、养父等家人在一起熊仕平家门前仍挂着欢迎女儿回家的横幅楚天都市报(记者周鹏通讯员刘建平韩磊汪秀丽)通城县马港镇灵官桥村,因村口建有灵官桥而得名,据载石桥建于宋代,是当地一景。

11月1日下午,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灵官桥村,刚入村口,一条横幅赫然入目:“WelcomehomemyJade,热烈欢迎宝贝女儿Jade回家”。

同样的横幅,也挂在小河对岸一户人家门口。

那是熊仕平的家。 10月29日中午,25岁的Jade(下称雅德)离开家乡20多年后,在荷兰养父的陪同下,终于见到了亲生父母熊仕平夫妇,3人相拥,泪如雨下。 如画的山村顿时鞭炮齐鸣,全村轰动。

122年前的小衣服小红鞋荷兰养父母至今保留着现年63岁的罗恩(Ron),是荷兰人,和妻子都特别喜欢孩子,自己膝下无儿无女,便想着收养一个。

由于所住地区华人很多,大家相处得都非常好,夫妻俩首先想到了中国。

随后,夫妻俩通过跨国收养指导学习了多次,关心儿童保护组织又对他家进行了实地调查,最终荷兰司法部批准了他们收养外籍儿童的申请。 1995年11月,通过多方联系沟通,来自中国咸宁通城福利院的“杨曼”的信息,闯入罗恩夫妇的眼中。 “当时的相片还是黑的!”罗恩笑着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当时收到的传真,照片很不清楚,只能看清基本信息,他和妻子认为这是天意,便第一时间就同意了。 “接她时是在夏天,天气闷热!”罗恩说,通过双方进一步沟通协调,1996年5月17日上午10时,他和妻子在汉口江边一家酒店,见到了3岁的杨曼。 因为乘坐长途车晕车,小杨曼途中还吐了好几次,衣服上还有呕吐物的味道——“虽然味道不太好,但是我喜欢。

”罗恩说,可能感觉自己的生活要发生变化,一直哭闹不止的杨曼被他和妻子抱在怀中后,很快便归于安静,两人将她抱回酒店洗澡换衣服。

杨曼当时穿的小衣服和小红鞋,夫妻俩至今都保存着,“那是属于她的东西!”2身处异国不忘亲生父母两次回到通城寻亲无果回到荷兰后,罗恩夫妇一直都非常喜欢这个女儿,认为这是上天赐予的宝贝,便又为她取了一个名字Jade(雅德),是自然中的玉石之意,同时也希望女儿长大后能过得自然幸福。

不久,夫妻俩还为雅德找了位汉语老师,想教她学说当地话。

然而,雅德一口通城方言让老师毫无办法。 夫妻俩只好从头开始,像教婴儿说话一样,指着具体的物体比比划划,幸好雅德的适应能力非常强,三个月后,便学会了一些很简单的当地语言。 日子如流水一般匆匆流过,雅德逐渐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雅德一直非常乖巧,罗恩夫妇对她也一直是疼爱有加,他们尊重雅德的选择,并鼓励雅德学习汉语,了解中国知识,还在她大了一点之后,给她讲述了自己的身世。 雅德说养父母对自己非常好,自己在国外生活得也很愉快,她也接受自己来自于中国、有亲生父母的事实,她不会责怪亲生父母。 2003年,雅德10岁时,提出要到中国寻找亲生父母,罗恩夫妇满口答应并带她来到通城,但是那一次无果而终。

2006年,一行人又来通城一次,同样没有结果。 3多年努力有了甜蜜结果DNA比对确认亲生父母2015年,雅德从荷兰瓦格宁根大学农业系统管理专业毕业,现在从事农业顾问工作,也谈了男朋友,日子过得很幸福,但埋在心底的那个梦想,时不时会在脑海里出现。

“我来自于哪里,我的亲生父母是谁?”雅德说,两次回国寻亲没有结果,让她一度想到了放弃,然后就按部就班的过正常的生活。 但是,在今年7月底的一个早晨醒来后,那个要找到亲生父母的念头再次萌发,“这时我才知道,这是一个我必须找到答案的事情”。

说行动就行动。

“爸、妈,你们在哪?现在的我已经是20多岁大姑娘了……无论身居何处,身体里流淌的中华故土情结,是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取代的。 ”她写了一封寻亲启事,发在了网络上。 在启事中她说,20多年来,她期待着与亲生父母团聚。 她想知道在那个原本属于她的大家庭里,有哪些哥哥姐姐,弟妹叔伯……作为一个有知识、乐观的大姑娘,她从未对亲生父母产生过埋怨,无论当时亲生父母是什么理由遗弃了她,她都已经接受并能理解他们。

随后,雅德也在宝贝回家网站填了自己的信息,并辗转找到了一些通城的自媒体,发布了寻亲的消息。 通过网络,雅德的寻亲信息在通城的城乡之间快速传播,有10多对父母先后与她联系。 最终,只好采了多人的血样进行DNA比对。

“9月21日上午!”雅德兴奋地说,当天她接到宝贝回家工作人员的信息,说通过比对,通城马港镇灵官桥村熊仕平夫妇与她有血缘关系。

4一家人从未放弃过寻找跨越时空两家将成一家而在网络的这一端,通城人熊仕平一家的平静生活,近期也被这则寻亲信息打乱了。 女儿出生不到一个月,熊仕平的母亲背着他,将女儿送到通城县城某单位的一户人家收养。 熊仕平事后得知后,疯了一样大发雷霆,四处寻找,但是老母虽然眼中噙泪,执意不肯告诉他女儿的下落。

其实,此后老母每次进城,总是会找到孙女,远远地看上几眼,再含着泪离开,她知道自己家养活不了这个多病的娃。

后来再去看时,却不见了孙女的身影,一打听得知,由于孩子经常生病,对方又将孩子送到福利院了,再后来又被国外的好心人收养了。

虽然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是转念又一想,只要孩子有个好人家收养就好。

1998年,熊仕平的老母因病去世,直到去世前都还说着要找孩子的事。 一家人从未放弃寻找。 2010年,熊仕平的儿子、雅德的小弟弟熊德香辗转获悉,姐姐是被荷兰人收养了。 知道这个消息后,熊德香就跟家人说,等他挣了钱,一定去荷兰把姐姐找回来。

所幸10月29日,一家人在通城老家相聚。 熊德香告诉记者,找到三姐后,一家人都特别激动,特别是父母。 当年将三姐送人后,父母整天都不开心,这么多年来,父母经常在他面前说让他去找三姐,想知道三姐过得怎么样了。

经过短暂而又难忘的一周后,5日,雅德依依不舍离开中国。

临行前,她对记者说,分开很难过,但想到很快就会回来参加弟弟的婚礼,又非常开心,以后两家人要经常走动,就像一家人一样。

这时,25岁的雅德脸上满是笑容,就像一个小孩子。

责编:吴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