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王泽山

www.d8898.com

2018-10-03

王泽山院士在实验室朱志飞摄王泽山是一个特别珍惜时间的人。

玩微信、学开车、网络订票、做flash动画……大家戏称80多岁的王泽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80后”,他永远都在了解和学习最新潮的技术和事物。

可王泽山做这一切,并非仅仅是“不服老”,“我主要是为了工作能够再快些。 ”王泽山说,学开车是为了方便去工厂测试、实验;学会使用智能手机,是为了随时查看保存的设备图片;在外地出差叫出租车,是省去让对方派车来接的时间。

王泽山不想为任何琐事浪费研究的时间。 “王老师好像永远不知疲倦。

”他身边的人都这样说。

王泽山家里的灯是最早亮、最晚灭的。

只要没有特殊安排,他会在晚上九点半左右休息,然后凌晨两三点起来工作。 “白天的事情太多,凌晨特别安静,适合思考问题。

”王泽山说,他通常工作到上午9点到办公室,和各种人商量事情。

中午随便吃点饭,稍微休息一下,然后起来继续工作。 王泽山空闲的时间也都在思考。 因为一边思考一边走路,他也闹出过不少进错楼、跑错房间、错乘火车铺位的笑话。

平时,他的夫人为他倒好了咖啡,他却因为入神思考而忘记喝掉,夫人总是不得不把咖啡热了一次又一次。

生活里“争分夺秒”,他却舍得扔大把时间在试验场。 即使已经八十多岁,王泽山一年还有几乎一半时间在试验场。 团队冬天时在内蒙古靶场做实验,气温达到零下几十度,冷到高速摄像机都“罢工了”,王泽山却始终和团队一起驻守。

他说,这样既是为了能准确收集一手数据,也为了确保整个实验过程安全有效。

“只有亲临现场指导实验,我才能够放心。

”随着越来越多的科研单位慕名而来,他也越来越忙碌,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用:“因为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

哪怕只是在短暂的候车时间,王泽山都会拿出他随身带的包包,那里装的是他日夜思考的火炸药相关问题。

“只要国外没有做的和做不成的,我要想办法做出来。

因为火炸药研究已融入我的一生,我这一辈子只想做好一件事,别的我也做不来。

”王泽山说:“我从事科学工作,更加明白科技的力量。 这次获奖,对我来说是莫大的鼓励,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人人有责,我会在国家和团队需要的时候,为继续创造世界一流的火炸药成果而努力!”(责编:张歌、吴亚雄)。